云从四方来
云自心上来

人菜话多

一个忠实的神仙打架爱好者☆

#剑三BG向同人[太素清和]
#支线剧情 [羊毒] 佘太微x洛音
#真的不是BE,信我(真诚脸)
#感慨一句,佘太微真是集中了全文所有帅气值的男人。


佘太微在完成任务复命途中收到白溪泽暗中送来的线报,方知短短数日内人事俱变。

得知蘅芜二人被高锦棠嫉恨陷害之后,叶参商同白溪泽迅速前往地牢救人。季青蘅暂且无恙,而青芜却被人暗下毒手,见到人时业已尸毒入腹命悬一线。蔻丹与竹曦被调往他处,一时竟无一人擅长医术得以施救。青蘅当即要带人出走,然而天罡武卫森严,借口她二人未曾洗清罪责不得擅离,青蘅束手无策只得咬牙硬闯防线。
她本不欲伤及同袍性命,但见重重阻拦脱围无望,阿弟毒性扩散伤势恶化,终于情绪失控濒临崩溃,不再留手。季青蘅带着胞弟踏出南屏的山隘,
回首向着浩气的方向恨声宣告叛离浩气。
及至失去二人行踪,天罡武卫死伤数十,季青蘅叛徒身份坐实,凡浩气之士人人得而诛之。

他阅毕默然半晌,回到营地交接任务后,收叠整好阵营配装,十四阶丹阳令置于其上,留书一封寥寥数语,于苍茫夜色中不辞而别。
翌日隐元会昭告天下,浩气盟武林天骄佘太微,自此退出阵营,不涉江湖纷争。

佘太微星夜兼程一路寻觅,终于凭借着幼时相约的模糊印记找到二人。
恸极,盛怒。
季青芜已然受尽尸毒折磨昏迷不醒,青蘅形容枯槁堪堪止在崩溃边缘。此时此景,哪里还有半分离别前那清荣风华的身姿模样。
那是他一齐照看成长的一双弟妹,是他如同家人亲眷般的至交啊……就在他放心受命远派的时候,被他所效忠的正义阵营,被那些所谓的正义之士……诬谄陷害,生死未卜。

就像是你小心翼翼守护的珍宝,趁你离开时却被人作践污损,弃置于尘埃之中。
不可原谅。

安置好姐弟二人,留下辛苦寻来的续命灵药碧露丹后,佘太微告辞离开。走出屋外,望着天上一轮皓月,他方才缓缓地绽开唇角,露出一点森薄的笑意。旋即负剑纵马离去,踏乱了一地月华流霜。
既然做错了事,总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——“高锦棠,你最好祈盼着,不要让我遇见你。”

佘太微曾同师兄白溪泽一道驻守过黑龙沼,那里瘴气弥漫林木繁茂,无数的尸人游荡在水泽密林之中,路边白骨累累。
天一教势力强大耳目众多,尸毒的阴狠残忍让人不寒而栗。在如此环境耳濡目染之下,必定对尸毒的症状了如指掌。
由此才更痛不可厄,不可言说,亦不敢说。清醒与浑沌、生与死的界限从他眼前掠过,从未如此残忍分明地教他知晓……
青芜,怕是熬不过了。

几近绝望的境地里,忽而忆起在某次攻防得胜的庆功宴上,听闻出身苗疆的挚友竹曦谈及,据传五毒教内部存有至宝凤凰蛊,非一般弟子所用来提防保命的手段,更有涅槃续命之奇效。然而五毒教位处群山密林深处难以寻觅,兼与天一教众争斗不休,毒尸游荡毒物四伏凶险万分,窥宝者九死一生。
南疆暑气湿热,林沼中瘴气弥漫,游荡的天一教毒尸和野兽毒虫让人心惊肉跳,路边不时散落着森森白骨。此地凶险万分,稍有不慎,便有可能有来无回埋骨荒野。
佘太微飞鸽传书给曾经的浩气好友、五毒高阶弟子竹曦,受她指点路线,一路翻山越岭也寻觅了许久方才找到五毒教总坛。苗人心性淳朴,见太微一身正气剑意凛然,又得竹曦好言告之,因而勉强同意他进入祭坛。
凤凰蛊数目稀少极其珍贵,求取此物,须征得蛊魂首肯。若能受其青睐或可不废分毫气力,或将付出沉重代价。

佘太微一身青白道袍,莲冠高束,负剑而立。但见女娲圣像屹于天地,面容圣洁慈悲,掌心托起微芒一点。那点光芒渐渐明亮,一束光华迸射到地上,旋即浮现出一个明艳的身影来。
那是个极美极妍,圣洁妖娆纯真种种截然相反的气质融于一身的女子。乌发银冠绮丽繁复,紫衣华美长袂流彩,嘴角噙着点神秘高傲的弧度。
那是洛音生平第一次见到中原的来客。所谓情不知何起,一往而深。也许冥冥之中注定,一眼万年。

蛊魂洛音,大地祭坛护卫,生来就是为守护凤凰蛊的存在。蛊在,则魂不死。
没有人知道此等逆天改命之物为何存于世间,更无人知晓洛音是什么样的存在。
非人非妖,不受轮回所束。每百年魂力衰退,借助凤凰蛊的力量成蛹化蝶,涅槃重生。凤凰蛊魂,世世代代只她一个,不断轮回复生,延续着守卫仙教至宝的宿命。

洛音得知太微目的后,微微敛神肃容道,凤凰蛊可逆天改命,有违天道伦常,她受天命制约守卫至宝,惟有击败她方可取走蛊虫。
洛音这一世入世已久,太微更善用剑,纯阳道法阵图只是略略涉及,惜败于洛音。洛音长久寂寞,乍见新客心中欢喜,过招后又帮太微调息运脉治疗伤势。
太微本是心性坚韧之人,为救青芜,日夜守在祭坛苦修,每日必要与洛音讨教几番。可惜为时尚短,难占上风。
洛音在这期间,渐渐知道了青芜的事,心下不忍,更对太微有些朦胧好感,于是不着痕迹地留了力,输于太微。佘太微何等天骄人物,察觉后自然不愿,洛音便与他定下个约定。
她给予他一只凤凰蛊,他带她去见识外面的世界。

艰难地说服五毒教主和长老圣使们,太微和洛音踏上了归程。通过竹曦传书得知青蘅二人回谷,便一路兼程直奔万花。
信中竹曦并未提及二人状况,只模糊地说了他们的去向,她怎敢讲——
万花杏林弟子季青芜,殁。
万花书墨弟子季青蘅,癫。
隐元令日前将发:万花弃徒季青蘅,先有残害同袍脱逃浩气,后又叛离万花投诚恶人,离经叛道,见者当诛。

当太微与洛音满心欢喜地带着凤凰蛊抵达万花,却只见到了昔日对他们多加照拂的星弈弟子楚弋。
楚弋只悲凉叹气,低声告诉了他们所有后来发生的事。
归途中青芜毒发不治,青蘅亲手将他火葬,骨灰带回万花,照他遗愿安葬在生死树下。青蘅自从胞弟死后就神志混沌陷入魔障,喜怒疯癫无常意识不清。 而后浩气来人,逼迫谷中交出青蘅谢罪,青蘅为了不连累师门,当众宣布与师门断绝关系,自逐出谷。后来又被一路追杀,向西逃入昆仑雪原,遭昔日同袍围堵截杀,受恶人胁迫,终……入恶人谷。
而令佘太微更没想到的是,他至亲的妹妹太素,本被死死瞒住的她,却偷听到了楚弋和书圣的谈话。得知这些消息后,自己偷着哭了一夜,第二日与那瘟羊白溪泽一番谈话后,二人不欢而散。翌日留下书信一封,悄悄出了谷,只说自己要去寻师姐便不知所踪。楚弋看守师门脱不开身,已托了隐元会去寻她。
佘太微只觉得天旋地转,太素一个的小姑娘,几乎是被疼宠到了骨子里,最远也只跟同门师长去过长安而已。她哪里知道人心复杂!盘缠够不够,路线怎么走,遇到恶徒又该如何自保……

重重打击万般无奈之下,太微同洛音启程前往恶人谷。
日夜兼程快马加鞭到达此地,太微洛音一人持剑一人放蛊,直闯进了谷去。洛音随手抓了个雪魔卫,身畔双生灵蛇嗞嗞吐信獠牙外露,卫士便惊得指出了青蘅的居所。
太微二人默契纵身,提起轻功落在那个小院落内。季青蘅与佘太素皆在,却还有陆双城白溪泽站在她们身侧。更让他惊讶的是少时对他们多加照拂的万花师姐夏炎凉竟然也在,更已成为极道魔尊。

瞅见自己哥哥居然来了,太素有点期期艾艾地走过去,抱着他胳膊爱娇地喊哥哥。佘太微的心一下子就软了,摸了摸太素的脑袋,不轻不重地弹了一下,淡淡道下次别这样冒冒然出门了。太素捂着脑袋,低低地应他。
然后佘太微瞪了一眼白溪泽,眼中满是淡淡地警告的意味,示意他们出去谈话。白溪泽苦笑一声,一步三挪地磨蹭着,出门就是一道剑光劈头盖脸地砸下来。
溪泽猝不及防,被太微的剑气追得狼狈不堪,高喊一声:“佘太微,残害同门是要逐出师门的。”
太微冷笑一声,嗤道:“揍的就是你,白师兄,谁让你动太素的。”白溪泽听闻,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妙,苦笑着不敢还手。
此刻屋内佘太素好奇地看着洛音,暗暗揣测着她和自家哥哥的关系。大抵是目光太过直接,洛音有点尴尬地摸摸鼻子。青蘅见状踢了太素一脚,然后她恍然大悟般地喊了一声嫂子。
洛音脸唰地一下红了,慌忙解释她误会了,借口出去透个气落荒而逃。季青蘅扶着额头不想说话,夏炎凉在心里默默地叫了个好。佘太素眨眨眼睛,明显还游离在状况外。
看见洛音出来,太微便收了手,回神关切地问她怎么了。洛音红着脸,不好意思地低声说道,你妹妹刚才误会了什么,喊了我一声嫂子。佘太微一时尴尬,也不知说些什么,二人默然相对。
这时白溪泽整整衣袍,拂尘一甩搭在臂弯,施施然从旁边走了过去。瞅见他们两个的样子,分毫不客气道,你们两个都这样了还没在一起?太微低斥一声,师兄莫胡言。白溪泽只笑,意味深长地看了看他们,然后回了屋。
洛音面上轻轻浮起一个笑容,容色明艳无双:“佘太微,我好像……真的有点喜欢你。”

而后在极道魔尊夏炎凉的庇护下,他们在谷内小住了一段时间。期间佘太微又与陆双城秉烛手谈了一番,没人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。
太素似是听墙角听上了瘾,蹲在窗下好奇地想要听听他们在说什么。双城看见窗户底下露出点毛茸茸的小脑袋,示意太微去看。太微无奈一笑,指间弹出一点劲气刚好将她击晕过去,略略提高声音:“师兄,我知道你在外面,把太素带回房去。”
白溪泽耸耸肩,从屋角阴暗处走了出来,一把抱起小姑娘带回她房间。太素第二天醒来,迷迷糊糊地想起自己好像被哥哥和师姐夫发现了,顿时垮下脸来。
季青蘅事后得知,挽起袖子把她修理了一顿。夏炎凉在旁边看热闹,面上带着点散漫的笑意。洛音则蹲在一旁,好奇地观察着这些太微的至亲至交。

从点灯时分起至太微与双城出来时,已是天将破晓。梨花白清冽的酒气浮动在晨间清爽的空气中,二人面上带着点怅然与释怀,而后击掌相视一笑。
“务必照顾好她。”
“自然。”

恶人谷地处荒僻,而夏炎凉身为魔尊,生活条件倒也尚可。即便如此,洛音却是越来越虚弱。禁不住人三番两次询问,洛音才轻轻一笑道出了原委。
身为蛊魂这样不生不死的存在,代价就是她永远受到祭坛的束缚。既守卫着祭坛,又为祭坛所困。若是离开凤凰蛊本源,魂力有出无进,且时间越久地域越远命魂便消逝的越快,直至她消散于天地。
蛊在,则魂不死,但若再从蛊中涅槃复生,则前尘尽忘。是她,却也不是她。
洛音想去看看外面的天地,想要陪着这个点亮她漫长枯寂的生命的人走下去,想结识许多许多和他们一样善良的伙伴……
但是时间到了。
抱歉啦,我真的走不动了。我很喜欢大家,一点也不后悔。
还有就是……太微,我喜欢你。你,喜欢我吗?

最后的意识里,洛音模模糊糊感受到了飒飒的风声和马蹄起落的声响。还有一个熟悉而温暖的怀抱。
“阿音,阿音……再坚持一下,我很快就能带你回五毒了。”
“别睡了,听话,我告诉你个秘密……”
“我也……喜欢你。”

洛音轻轻地笑了。
那笑容在风里消逝不见。

评论(16)
热度(4)

© 折枝 | Powered by LOFTER